《科创板日报》(杭州,记者 冯军 徐赐豪)讯, 5月21日,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主持召开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五十一次会议,研究部署下一阶段金融领域重点工作。会议强调打击......

《科创板日报》(杭州,记者 冯军 徐赐豪)讯, 5月21日,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主持召开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五十一次会议,研究部署下一阶段金融领域重点工作。会议强调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

受此消息影响,比特币及加密货币普遍瀑布式暴跌。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中央政府层面首次明确提出对比特币挖矿进行“整顿”,整个“矿圈”瞬间炸开了锅,莱比特矿池(B.TOP)、火币矿机商城发声决定停止为中国大陆境内客户提供矿机代购等服务。

数位业内人士向《科创板日报》分析称,监管趋严的情况下,大型矿场、矿池将受到最大冲击;有可能像2017年“94”文件出台一样,导致大量矿工、算力向海外转移。

不过,很多矿工向记者表示,目前谈“出海”为时过早,毕竟会议刚召开,矿工们大部分还处于观望状态,期待更详细的政策出台。

相继关闭大陆服务

昨日网上流传一张“火币商城小客服”的聊天截图,称为配合中国最新的行业监管政策,商城决定暂停为中国大陆境内的用户提供矿机及衍生服务;对已购买BTC矿机产品(包括“矿机+托管”、“一站式”、“无忧挖矿”的用户暂停提供矿机托管服务,机器将于今日(23日)起停电下架。

《科创板日报》记者从多个独立信源确认,此传闻属实。火币方面则回应,今年以来,矿机商城业务全球化发展步伐日益加快,为了集中精力拓展海外业务,矿机商城决定暂停为中国大陆境内的用户提供相关服务。老用户所持有矿机的解决方案随后会通知客户。

而5月22日凌晨,莱比特矿池(B.TOP)创始人江卓尔就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声明,决定停止为中国大陆境内客户提供矿机代购服务。

对此江卓尔表示,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新政策对大型矿场的冲击最明显,但他判断 比特币挖矿还会继续进行,只不过中国挖矿主体从大规模矿场,转变成了家庭矿工、中小矿工。

与莱比特矿池同一天,薄荷矿业相关负责人也对外宣布,已布局加拿大和哈萨克斯坦。

“肮脏的货币”

“挖矿”,是比特币世界中的行话,具体指利用芯片的计算能力,在比特币系统产生的区块(block)中不断进行“哈希碰撞”,赢取记账权,从而获得系统奖励的比特币。这一枯燥而重复的过程,在比特币行业被形象地称作“挖矿”。

“挖矿”过程中,最大的支出即初期的矿机投资和矿机日常运转所耗费的天量电力。为了降低生产成本,比特币矿场大多“随电而居”。

而在全球碳中和的趋势下,比特币的耗能问题也被推至风口浪尖。那么比特币究竟有多耗能?

近期,英国《金融时报》发表了题为“肮脏的货币:日益突出的比特币能耗问题”的专题文章。文中提及,剑桥大学比特币耗电量指数(Bitcoin Electricity Consumption index)的最新计算似乎表明,比特币挖矿每年耗电量为133.68太瓦时——这一基于最佳猜测的估算数字在过去5年里不断上升。这使得比特币的耗电量略高于瑞典(2020年用电量为131.8太瓦时),同时仅次于马来西亚(147.21太瓦时)。

但是,比特币的真实耗电量数字实际上可能高得多。比特币价格上涨会吸引新的矿工,用更老、效率更低的设备挖矿。

而中国的比特币挖矿活动在全球最为活跃。根据剑桥大学替代金融研究中心(CCAF)数据显示,中国比特币挖矿算力占全球65%。

挖矿活动中,最重要成本就是“矿机”运行所需的电费,因此“矿场”通常聚集在电力充足且电费便宜的地区,例如火电丰富的新疆、内蒙古,以及水电丰富的云南、四川、贵州。这其中,仅新疆就占据全国比特币挖矿算力的35%。

4月6日,《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比特币区块链运行的碳排放量与可持续性的政策评估》的论文,认为在没有任何政策干预的情况下,中国比特币挖矿的碳排放量将在国内182个地级市和42个主要工业部门中排名前十,约占中国发电的碳排放量的5.41%,行业人均GDP所造成的碳排放量也将达到 10.77千克/美元。

“《中国比特币区块链运行的碳排放量与可持续性的政策评估》的论文发表后,中国比特币挖矿产业政策迅速收紧。”重庆工商大学区块链研究中心主任刘昌用认为,国内的主要监管动力来自“碳排放、碳中和”政策。

观望的矿工

“矿业向海外发展已经是业界共识了,之前倾向于超低电价地区,但在伊朗等地遭遇政策风险之后,近期主要流向政策和能源都较为稳定的北美地区。”刘昌用对《科创板日报》表示。

2017年五部委的“94”文件出台后,国内绝大部分交易所都被关闭,转而开始寻找海外的发展机会。刘昌用指出,2020年以来矿业也纷纷布局海外,近期监管政策趋紧,矿业将加速向北美转移。

实际上,早在2018年1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就出台了文件,要求各地方政府引导辖区挖矿企业,有序退出。

2019年4月国家发改委公布《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征求意见稿)》,将虚拟货币挖矿归入应当淘汰的类别,但当年发布的正式版本中,将挖币从淘汰名单中删除。

今年5月18日,内蒙古发改委发布公告称,设立虚拟货币“挖矿”企业举报平台,全面受理关于虚拟货币“挖矿”企业问题信访举报。

直至5月2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会议,明确“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

一位不愿具名的矿场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分析,如果此次政策落地,小矿工将基本上去往云算力,国内估计也就只剩下云算力;而像以吴忌寒、江卓尔、500彩票网为代表的大矿工、上市公司将出海。

“国家在积极引导矿业,一直在努力的有效利用矿业,金融委的这个政策其实为了金融稳定和保护投资者利益出发。”该人士向表示,“现在都在等待具体的监管落地,如果政策‘一刀切’的话,很多的矿场实际上转为地下,那就更加无法保护投资者了。”

多个矿工和相关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目前矿工们普遍还都在观望状态,以等待更多的政策消息,毕竟,目前还没有看到详细的文件。

重庆工商大学区块链研究中心主任刘昌用则强调,政策趋紧是全国性的,内蒙古先行一步,四川近期的政策也在收紧;整体上看,国内矿业发展如果没有政策的显著变化,前景堪忧。


更新日期: 2021-09-03 05:52

文章标签: 矿工,细则,大家都在
 
站方声明: 所有文章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选择需谨慎,后果自负。


上一篇:灰度投资了哪些虚拟币?盘点灰度投资的虚拟币

下一篇:Ledger钱包怎么使用?Ledger钱包收发比特币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