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西口,难回首,长城水寒风夜吼

2017-10-11 17:24 金牌365旅游资讯网 阅读 60

(风雪杀虎口 图/大山) 消散了金戈铁马声,寂寞了塞外边关城。风驱走白云如牧野,唱不尽悠悠往事情。位于山西、内蒙古交界处的右玉杀虎口,雄伟壮观的古长城、鳞次栉比的烽火台、苍凉古朴的古战场,边塞的气质一

(风雪杀虎口 图/大山)

消散了金戈铁马声,寂寞了塞外边关城。风驱走白云如牧野,唱不尽悠悠往事情。位于山西、内蒙古交界处的右玉杀虎口,雄伟壮观的古长城、鳞次栉比的烽火台、苍凉古朴的古战场,边塞的气质一直未变。只是,古代中国最坚固的防御工事以及它所记录的最激烈残酷的历史,如今变成了岁月的尘埃,静静地定格在黄土地上。

 扼三关而控五原

今天的杀虎口壮丽依然,满山遍野的秋色,少了冷峻,多了柔美。伫立在杀虎口的城楼上,东西山岭高耸对峙,苍头河干枯的河道由南向北纵贯其中,形成一条宽约270米的天然走廊。险峻的地形,天然的关口一目了然。杀虎口是中原地区去往内蒙古、新疆和蒙古、俄罗斯必经之路,有“扼三关而控五原”之说,自古以来一直都是兵家驻防重地,至今大同至呼和浩特的公路,仍经由此地。

 实际上,杀虎口从未出现过老虎,春秋战国至秦、汉、隋时,这里称“参合陉、参合口”,唐朝名为白狼关,起着抵挡突厥进攻的作用,宋朝叫牙狼关,也御蒙古大军于域外。仅是看到关名中张牙舞爪的“狼”字,就有一股冷嗖嗖寒气朴面而来,透出丝丝大漠雄关的荒凉与冷峻,传达着汉族或者说中原的农耕民族对游牧民族的天然惧怕的心理。后来改叫杀胡口,关名上对胡人仇视和惧怕表现得直白而明了,杀气腾腾跃然纸上。康熙西征平定葛尔丹后,经杀胡口凯旋,为了安抚西北少数民族便将“胡”改为了“虎”,之后这里便一直叫杀虎口。

(古道西风瘦马 图/贺老总)

 刀戈沉沙边城血

 在杀虎口的东侧,长城由塘子山向高处攀升,并连接北面的雷劈山,沿山岭由东朝西迂回过来,半月形的围墙将杀虎堡围在了中间。在杀虎口的西侧,长城依大堡山蜿蜒而去,消失于崇山峻岭中。如今的杀虎口被重修成了气势磅礴的一座雄关,走近了,会发现城墙底部砖头颜色和上面簇新的成色截然不同,原来下面的石头是以前留下来的,现在的城墙是在旧址上翻新的。

 “刀戈沉沙边城带血,关山度月古堡含悲”这幅书在杀虎关上的对联,道出了古关“紫塞金汤”的气势。战略地位重要的杀虎口,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历代王朝都曾在此屯扎重兵,驻将设衙,严密扼守。特别是明朝建立后,为防御蒙古南侵,固守边防,修筑了万里长城并设置了九个军事重镇,大同镇(杀虎口)就是九边的重中之重,杀虎口成为明与蒙古土默特部军事对峙、战争的前线。

刀戈沉沙边城血

在杀虎口的东侧,长城由塘子山向高处攀升,并连接北面的雷劈山,沿山岭由东朝西迂回过来,半月形的围墙将杀虎堡围在了中间。在杀虎口的西侧,长城依大堡山蜿蜒而去,消失于崇山峻岭中。如今的杀虎口被重修成了气势磅礴的一座雄关,走近了,会发现城墙底部砖头颜色和上面簇新的成色截然不同,原来下面的石头是以前留下来的,现在的城墙是在旧址上翻新的。

“刀戈沉沙边城带血,关山度月古堡含悲”这幅书在杀虎关上的对联,道出了古关“紫塞金汤”的气势。战略地位重要的杀虎口,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历代王朝都曾在此屯扎重兵,驻将设衙,严密扼守。特别是明朝建立后,为防御蒙古南侵,固守边防,修筑了万里长城并设置了九个军事重镇,大同镇(杀虎口)就是九边的重中之重,杀虎口成为明与蒙古土默特部军事对峙、战争的前线。

(边塞长城 图/耕耘)

Copyright © 中国都市新闻网家 保留所有权利.  蜀ICP备1402607号-1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

1